Thursday, January 31, 2019

金马仑之役敲响警钟


《金马仑之役敲响警钟》刊登于今天光华日报
文:黄汉伟专栏 (升旗山国会议员)
金马仑高原的名字取自1885年探勘此地的英籍地质学家威廉·金马仑(William Cameron)。要知道更多金马仑开发史的可到金马仑Sungai Palas Boh 茶园展览厅读一下自1929年英国人在此开始种植茶叶的历史。
金马仑高原不只是茶叶生产地,也是半岛花菜种植基地,更包括了自70年代开发以种植油棕树为主的Felda Sungai Koyan 垦殖民区以及帝迪旺沙山脉(Banjaran Titiwangsa)森林边缘靠橡胶及森林维生的原居民村落。
在刚过去的金马仑高原补选,我支援辅选了8天6夜,到了金马仑2趟。我到了华人花菜农区的丹拉那打(Tanah Rata),冷力 (Ringlet),巴登威利 (Bertam Valley),也到了巫裔为主的Sungai Koyon 垦殖民区及最后三天驻守在原住民最大的票箱区柏道(Pos Betau)。
金马仑国席是2004年选区划分的产物,之前属于瓜拉立卑国席。我所属的政党民主行动党不曾在此地嬴得国会议席。过去有位行动党战将Appalasamy Simmmathiri 曾5次竞选但未能成功,即3次Tanah Rata州议席及2次金马仑国席。后来我党的梁金福于2013年大选攻下Tanah Rata州议席及张玉刚于2018年全国大选成功捍卫州议席。
金马仑位于由国阵领导的彭亨州境内,也连接由伊党领导的吉兰丹州及希盟执政的霹雳州。选区幅员之大从Tanah Rata 到偏远的原住民村落须2小时的车程。
在这样一个政治背景及选区地理环境之下,金马仑之役肯定是个高难度。
最后3天的竞选期,我就进驻在Kampung Simoi,Pos Betau。我与助选团就寄宿在当地基督牧师Pastor Will 的简陋的教堂里。Pastor Will 是来自沙巴内陆 Beluran的原住民,他从沙巴搬来此地已18年,与当地原住民结婚生子。那不是槟城人所了解的教堂,而是一间木屋及附加建可容纳10多位信徒聚会的小空间。屋子外观看不出是教堂,屋子里面才有十字架。我们晚上就在此地睡地板。这个离开金马仑市区1小时半的偏远山区没有自来水供应,靠的是山水,有电供,但手机没有讯号,必须步行10分钟到大路旁方有讯号。
金马仑的华裔一般上只会到瓜拉立卑或到劳勿时途经Sungai Koyan 巫裔区及原住民村落,谈不上深入了解这些土著区。
希望联盟刚在509执政中央才8个月,显然会在这样一个不曾赢过的郊区国会选区碰钉。很多评论人只到过金马仑旅游,未曾到过土著区,所以评论不够全面。我在投票日驻守的柏道国小 (SK Betau)是最多原住民选民的区。希盟候选人从2018年大选得100票增加到此次补选的302票。
希望联盟面对的是巫统及伊党结合,加上国阵在彭亨州是执政州。希盟誓言不动用联邦政府资源来竞选,所以选举结果依然如2018年大选的结果。希盟在军警人员及原住民票选有微增,但国阵依然在军警票、垦殖民票及原住民票取得胜利。
希盟中央必须除了有农业及原产业政策出台协助乡区经济,也须加大政治力度。负责国民团结的部长须重新检视原住民发展局(Jakoa)人事布局。负责伊斯兰事务的部长如何淡化及中和乡区清真寺被伊党支持者掌控的现况。负责经济事务部长如何在垦殖民区工作使到垦殖民转心投向希盟。负责能源的部长如何使到山区有干洁食水供应及1500间金马仑乡区屋子享有电力供应。负责乡村发展及新闻事务部长如何应对政府讯息传达予乡区人民失效以及假新闻(Deepfake)横行的状况。
当然更重要的是希望联盟全神贯注在执政中央及8个州属时,如何在彭亨、吉兰丹、登嘉楼、玻璃市及砂拉越的5个国阵,伊党,GPS执政州的政治工作及布局。希望联盟刚在1月27日宣布外交部长赛夫丁为彭亨州行动理事会主席,从2019年1月1日生效。该理事会将在2月11日召开首次会议。这是政治反应缓慢及迟来的委任。
最重要的是巫统及伊党结合的冲击,将使到半岛的希望联盟执政的7个马来州属带来巨大冲击,包括可能失掉一些州政权。巫伊合作也是双刅剑,基督徒众多的砂拉越及沙巴州不会对此坐视不理。
马来西亚政治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换政府之后就一帆风顺,而是暗流汹涌。
------

Tuesday, January 22, 2019

分享阅读的喜悦

分享阅读的喜悦 
文:黄汉伟
2019年:新的一年,新的希望、新的梦想。一月才过两星期,我已经从槟城到了吉隆坡开国会公账委员会会议,也上了金马仑高原为补选竞选运动助选。国会议员的主战场在国会,不过也得处理选区事务、政党党务,以及大大小小的各类政经文教活动。要如何在忙碌的公职生活中,找寻自己的方向,从中创出一条社区及国家的大方向,是具挑战性的。
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大时代里,我依赖大量阅读以补充知识及经验。在这充满移动力的时代,静下心来阅读是个享受。
我就以读者分享我在2019年第一季计划阅读的八本书。这八本书躺在我的书桌上好几个星期了,等待着我去翻阅。
(一)《八年执政回忆录》由台湾前总统马英九口述,萧旭岑著。马英九是第一位台湾卸任总统出书,书写他8年总统任期的回忆录。在欧美国家里,总统及首相卸任后写回忆录者比比皆是。我读过的就有布斯、柯林顿、欧巴马及布莱尔等人的自传。马英九在总统任期届满后投入了时间,完成了这本书。这本书绝对有其参考意义,让读者可了解身居高位者的决策广度、深度及其困难度。
(二)《高难任务》(Tall Order)(英文版)由白胜晖著的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传记。新加坡部长卸任后写书传授执政经验者是李光耀开始的传统。我读过的就有李光耀、吴庆瑞、林金山、拉惹勒南 等人的传记。有志于从政的年轻人可有系统性的新加坡领导人一系列的书,内容包含建国、草拟法律、建房、贸易、外交等。这本刚出版的《高难任务》一书是新加坡吴作栋经验的分享,对思考马新关系及了解新加坡领导系统有绝佳参考价值。
(三至五)以色列历史学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 所著的“简史三部曲”(即《人类简史》(Sapiens: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未来简史》(Homo Deus: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今日大历史:人类命运大议题》(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这三部曲的系列是从历史出发,谈到现在及未来。当我们过度投入在当下时,我们也得抬起头来回望遥远的过去,展望不久的未来,才不会只埋头苦干而忽略了出现在未来的机会。
(六至八)一马丑闻系列的三本书即布朗·克莱尔所著的《砂拉越报告:揭发一马公司内幕》(The Sarawak Report: The Inside Story of the 1MDB Exposé),莱特·汤姆及霍普·布拉利所著的《鲸吞亿万》(Billion Dollar Whale)以及古纳所著的《一马公司:拉倒政府的丑闻)(1MDB: The Scandal That Brought Down A Government)。法庭将在2019年开审有关一马丑闻案件,交叉阅读这三本书使到读者更全面了解一马丑闻背后千丝万缕的交易。
我先介绍大家这八本书,待我详读后,有机会会在未来的专栏文章里一一介绍。

Friday, January 04, 2019

想像未来

想像未来  
异言堂

文:黄汉伟
每一年的岁末,很多人都会写年度回顾及展望新的一年。自2000年起,我受了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的影响,开启了所谓的思考周 (THINK Week)。比尔·盖茨的思考周是极度认真的,选在一个寂静的地方,闭关一星期思考一整年的得失,大量的阅读,书写未来的详尽的计划。
一旦他出关后,全球微软高层就会收到他的电邮,详尽的描述未来的工作目标及技术方向。在这样一个繁杂的技术世界里,想像未来变成越来越重要。能够拥有想象未来会发生的事的洞察力及做出相应的准备是成功的因素。
我在2018年10月28日举行的槟州政府教育研讨会上说过:“我们无法以上一代人的教育方式来教育下一代,我们也不能用这一代人的教育方式来教育下一代。我们必须用未来的教育方式来教育下一代。”
同样的我也在2018年钟灵大专生聚餐会向年轻的大学生说:“大学3到4年的教育无法教你足够的东西以工作一辈子。想像一下,你未来需要工作50年或到马哈迪医生的70年,怎么4年大学教育就够装备你50年了吗?”
我对于未来学的书籍有所阅览。从当年阿尔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的未来三部曲的书及纽约时报专栏作者Thomas Friedman 好几本对全球化的描述的书都有拜读。引起我特别注意的是Bill Gates 推荐的年度5本书其中一本是《今日简史:21世纪的21堂课》,由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Yuval Harari)所撰写的。
我在别人忙着上街倒数的时段,花了两天听完Yuval Harari 无数个录影访谈及有声书。他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论述那就是人们无法预知2050年的职场需求。未来会出现大量工作者须重新放弃已被人工智慧及机器所取代的旧工作,而需重新学习以便可用在新的工作冈位。
Harari 描述了人们需建立抗压能力,因为这种每10年的职场大转变冲击了现有的工作模式,必须把以往所学无用的技能抛置脑后,重新咬紧牙根来学习及累积新经验。对于年轻20来岁者,或许可重头来过。但对于40到50岁的工作人士,这可是噩梦。这个抗压能力尤其重要因为职场大起伏会在未来一生中发生很多次。
这个趋势已开始浮现了。槟城的社会保险机构发布数字2018年年终的失业数字的其中两个领域是媒体业及工厂。英文报业掀起了数码改革潮,122年历史的《马来邮报》(Malay Mail) 宣布停止纸版,全面转战电子报。《太阳报》(The Sun) 停止了其在槟城的办公室,我也无法在我常到的浮罗池滑修道院中学对面的印度报摊找到这份免费报。《星报》也在2019年1月1日起价1毛钱,宣布关闭了其在槟城峇六拜的印刷厂,而早前也听闻该报的自愿离职计划。
在工厂区,有位52岁的朋友来电请教我关于被裁员的法律问题。他不是唯一被要求离职的员工。在科技界里,40到50多岁失去工作的高薪工程师历年都会发生。跨国工厂选择聘请年轻可塑性高但薪水中等的工程师来取代高薪却只拥有旧知识,旧技术的工程师。
所以Harari 的书特别有时代意义。我们的政府、社会及各项制度还尚在上世纪的工业时代,我们尚未为生物科技及资讯科技的双重革命做出相应的改变。
当我们原产品价格猛跌,原油价格下跌,中美贸易战在打着,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在上星期生效而马来西亚还没加入,我们是否为未来做出相应的回应?缺乏了想象未来,那么挑战发生在眼前后才来行动是慢了先机而只有被动的回应。

Wednesday, December 26, 2018

政治圈的弯曲转折

政治圈的弯曲转折
文:黄汉伟
前些日子,我在国会餐厅与新加坡驻马来西亚的外交官喝咖啡。话匣子一打开就聊了时下新加坡火红的课题: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这是有秩序的领导人交替,尤如大公司般在接班人交替中是循序渐进。新加坡第四代领导人在2011年参加全国大选,不到10年就将坐上总理的位。我笑着说,我从2008年成为民选议员至今,从政时段比新加坡未来总理还长,还只是国会后座议员。
马来西亚的政治从来不是新加坡的按理出牌。要读懂马来西亚政治必须出入于国会餐厅、国会走廊、国会会议庁及国会议员常出没的咖啡厅。你会听得出很多弦外之音。
国会最明显的焦点是国会议员的坐位。今年7月国会首次会议时,当时巫统党籍的吉兰丹日里国会议员慕斯达法莫哈末坐在议长左边反对党首排,与前首相纳吉同排。几个星期后,他宣布退出巫统成为独立议员。他的位置换去了中间第六排,特别给独立议员的位置。又再过几个星期的某一天,我突然发觉他的位置就在我的后排,即执政党后座国会议员的位置。短短几个月从左,中到右边的换位置。我甚至相信下回,他会又再换位置到右边部长的坐位。
国会下次会议为2019年3月中,类似换位置的将继续演变。
同样的沙巴巫统议员出走早有迹象。原属巫统沙巴必鲁兰国会议员罗纳·建迪是公账委员会主席,他在处理公账会会议算是反传统。他开明的接受了众委员的要求,连三位前任第一及第二巫统党籍财政部长即纳吉、阿末胡斯尼、佐哈里阿都甘尼、现任财长林冠英、前任及现任总审计司等人一并召来接受公账委员会们连珠炮的发问。这是一反巫统忠诚派的护主作风。
不过,在国会里我们需要忠诚的反对党及批判作风的执政党后座议员。在众多巫统议员中,笨珍国会议员阿末马斯兰有潜力成为称职的反对党议员。他积极参与了多个财政预算案的辩论而在辩论中都有数据论点。我参与了9个委员会辩论,算是执政党后座议员中排在积极排上有名。我也从阿末马斯兰的的辩论中学了些东西,他以宏观配微观的辩论手法绝对是有做功课的。
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图持续演变。多位巫统议员出走成为独立议员是个事实。成为独立议员之后是否被接纳成为希盟一份子,这是希盟最高领导层需要坚持严谨把关的一环。不然的话,马来西亚就走向非洲国家民主败坏的后尘即胜选的政党与败选的政党成为执政联盟,胜的人当部长,败的人当副部长。或许有人会为此现象辩护为民主的包容性,以填补执政联盟区域及种族代表性的不足,但这有损执政联盟的公信力。
国际政治的变化也为本地政坛带来冲击。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的从政经历弯曲转折,从一个被人退役的立委到北农总经理,再攀上高雄市长的宝座。这位不起眼的光头大叔颠覆了刻版印象:中选者不一定是亮丽成功组人士。
马来西亚从政者永远不会像新加坡般的按理出牌,反而会像韩国瑜般的出奇不意。马来西亚从政者永远不是爬天梯,一步一步到天堂大位。这反而像孩子们在公园里爬攀登架(jungle gym),有时向左,有时向右,有时爬下,有时爬上的弯曲转折。